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61120190004
 
非遺文化 龍首文苑 國畫周刊 書法藝術 文博收藏 文旅美食 新教育 悅讀空間
您的當前位置:主頁 > 旅游 >
西安“光明巷45號”多次被列入保護對象

這座百年老宅可否看到“光明”?

來源:文化藝術網-文化藝術報 作者:梁飛燕 高思佳 時間:2020-05-15


5月3日,光明巷45號老宅發生垮塌  付昭華/攝

76歲的李振亞  惠紫婧/攝

2005年光明巷45號老宅被蓮湖區政府標注為“日本飛機轟炸西安遺址”米浩/攝

老宅子里的精美細木作  米浩/攝


  在西安市北院門城隍廟北側的光明巷45號,有一座飽經滄桑的百年老宅。 
  藏在高樓林立的城市中,這座破舊的清代古民居本不顯眼,然而由于宅子內部精致的細木作和院墻、房上留下的抗戰時期日軍飛機轟炸西安的歷史印記,而被西安市多次列為保護對象。 
  也正是由于承載著這樣特殊的歷史記憶,老宅子在被列入官方保護規劃的同時,也多次被西安各大媒體爭相報道,成了外地游客、西安市民尋找“老西安味兒”專門打卡的一個地方。 
  記者在網上檢索發現,從2004年開始,就有媒體陸續呼吁對這座百年老宅進行保護修繕,之后的2007年、2008年、2014年、2015年、2016年、2017年、2019年,幾乎每隔一兩年,“光明巷45號”便會見諸報端,而報道主題也幾乎相似,都涉及保護修繕問題。 
  2020年4月8日,記者實地走訪并拍攝了宅子近況,破舊的老宅岌岌可危。在隨后不到一個月時間,5月3日,這座磚木結構的清代老宅子北側二樓屋頂發生垮塌。瓦片、檁條以及大量泥土倒壓在一樓的樓板上,中間的屋頂也塌了部分,致使梁柱露天。從2004年媒體上的第一聲呼吁,至今16年之久,這座具有歷史紀念價值的老宅院始終未能等來熱盼的保護與修繕。 

百年老宅話滄桑 
  今年76歲的李振亞,是光明巷45號李宅的主人。自打上世紀四十年代出生在這里,李振亞對祖上傳下來的這座宅院傾注了深厚的感情。 
  要談“光明巷45號”的歷史,則必須要從李振亞的曾祖父李永茂說起。 
  據李振亞介紹,自己的祖上是從明朝都城南京水西門一帶,跟隨藩王朱爽遷居到西安來的。清末,到曾祖父李永茂這一代,李家因做絲綢生意攢下些錢,購置了這樣一座頗有規模的房產。 
  李家老宅是典型的清代三進院民居,至今已有120多年歷史,F存的南北廂房和上房均為硬山式木框架結構的青磚瓦房,墻面磨磚對縫,地面青磚鋪墁,青石砌階。不僅房屋建得講究,屋內屋外的木雕磚雕做工也細致精美。雖然經歷百年滄桑巨變,仍能從破舊的閣樓、木作,角角落落的殘存中,找到昔日輝煌過的痕跡。 
  到李振亞父親這一代,這份祖業只剩下三進院中最后一排的一處三間四椽明柱二層樓房屬于李家,其余的均被收為國有,租住著其他人家。 
  走進宅院,雕窗門扇堆放在一起,顯得雜亂無章。目光所及之處屋梁失修,棟柱傾斜,岌岌可危。 
  在李振亞的記憶中,這座宅子遭受過最早、最嚴重的一次毀壞,是在1938年。而這次“災難”,也為這座宅院的歷史,標上了特殊的注解。也因此,在2005年時,這里被西安市蓮湖區人民政府授牌標注。 
  “1938年,日本飛機轟炸西安。我這宅子的西北角中彈,上房西墻有幾扇雕花窗和柱頭雕刻被炸飛脫落,北山墻、檁、椽也損壞嚴重!痹谏戏繌d堂,至今還能看到李振亞用粉筆標注的印記:“彈片擊損處”“此為樓板炸穿的孔洞”“窗心損壞”“附柱頰被炸斷”,西院墻上還留有炸洞和炸彈皮。 
  李振亞口中的“轟炸”有據可考。據《日軍轟炸西安紀實》記載,1938年11月23日,日軍20架飛機轟炸西安西北隅,投彈80余枚,炸毀房屋150多間,死傷160余人。 
  與光明巷45號院同時被轟炸的,還有鐘樓、鼓樓和城隍廟等,只是這些地標性建筑后來都被修復了。只剩下光明巷45號的修繕遲遲不來,花光了李振亞一個甲子的時光。

古稀老人守祖業 
  一份堅守,一份執拗。 
  李振亞一生未婚,無兒無女。他一門心思投放到修宅子上,這一修就是六十多年。 
  為了復原宅子曾經的輝煌,做過鋼管廠鉗工的李振亞,在上世紀七十年代離職后,學起了木工活,并對自家的宅子開始了斷斷續續的“修補”。 
  “就是一點點地修,這里破損了,修一下;那里壞了,補一補。慢慢就眼花了,干不動了!2004年,剛邁花甲的李振亞開始覺得力不從心,老宅子衰落的速度和自己身體衰老的速度“你追我趕”。他開始考慮自己百年后,這座祖宅怎么辦! 
  隨后,這座古民居也吸引了媒體的關注。媒體的介入,使李振亞也燃起了信心。在他看來,有了報道,相關部門就能看見,房子修繕問題也會馬上解決!然而,讓他萬萬想不到的是,這一等就是15年。2019年,75歲的李振亞罹患腦梗。出院后,由于后遺癥影響,他的半個身子不像之前那樣靈敏,走路時一只腳拖地,說話也沒有之前利索。就這樣,這位守護祖宅多半輩子的老人,再也沒有多余的力氣去修繕房子。 
  “這些年,有人向我打問屋里的木構件,也有人勸我把這房子賣了搬個地方住,但我都沒同意。我就想著看政府能不能幫忙把房子修一下,我無兒無女,百年后想把這老房子捐給國家。這些年有很多愛心人士來看望,我雖然吃得飽穿得暖,但宅子還是沒人修,眼見著這房子和我都一天不如一天,急得人害下了心病! 
  在這座破舊不堪的老宅院里,76歲的李振亞每天大部分起居活動都在一個十幾平米的屋里。房子歸置和格局多年未變,南屋是書房兼廚房,隔壁是臥室。房子里沒有電視,桌上擺的收音機就是他獲悉外界信息的唯一渠道。這些年,李振亞不放過任何一條有關傳統民居保護的政策,凡是媒體報道老宅的報紙也被他一一剪下,整齊貼好,寫上備注。 
  眼見著自己的房子從破舊到漏雨,再到如今的垮塌,李振亞也從焦火上浮到心生怨懟。在他心里,一直盤踞著疑問:被列入這么多次保護對象,為啥房子還沒有被修繕?這百年老宅真的要這么悄悄地消失嗎?

保護修繕道阻且艱 
  據了解,最早將光明巷45號院納入官方保護視野的文件,是1993年的西安市城規字1993第046號文件——《關于舊城區傳統民居宅院和歷史紀念性建筑保護問題的請示》。這份由當時的西安市城鄉建設委員會、城市規劃管理局、文物園林局三部門聯合印發的文件,列出了西安市急需保護的傳統民居和歷史紀念性建筑共計30處。其中能看到一段這樣的文字:“光明巷29號(此前李宅的門牌號)、31號李宅,兩院建筑磚雕及小木作制作具有極高的藝術價值,是不可多得的小木作雕刻精品!睍r隔6年后,1993第046號文件中同為急需保護的北院門144號與化覺巷125號、西羊市77號一起被列為“中挪兩國重點歷史街區保護項目”,并由挪威投資整修,按照當時中挪兩國達成的協議,西安市將以這幾個院落為起點,帶動西安市古民居的保護與開發,從而在鐘樓、鼓樓附近發展與古都風貌相匹配的民居旅游。2001年,西羊市77號、化覺巷125號、北院門144號,都以全新的面貌呈現在人們的視野中。而這座“具有極高藝術價值”的光明巷李宅,卻沒有等來修繕保護的消息。 
  2005年8月15日,時任西安市副市長的張道宏先生專程實地考察光明巷45號院,蓮湖區人民政府隨后在此地授牌設立“日本飛機轟炸西安遺址”。這塊牌子,至今還在宅子外墻掛著。 
  同年,西安開展皇城復興計劃,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有這樣一段話:“西安將啟動‘皇城復興計劃’……這將是考驗政府能力的系統工程!蓖瑫r,西安市委也首次以白皮書形式對外發布《西安實現國際化、人文化、市場化、生態化戰略目標》,重點著墨“皇城復興”。 
  在規劃設想中提到:未來的老城區將恢復唐風,保留明清和民國時期的優秀建筑,并將盡量限制和取締有損老城整體風貌的高層建筑。隨后,又有不少宅院被列入保護行列,但是光明巷45號卻仿佛被人遺忘了一樣。 
  2007年6月8日,西安市傳統民居保護領導小組辦公室委托陜西文化遺產保護研究中心對西安市城區內86處民居進行實測,并發出了《關于實施傳統民居愛護工程的通告》。光明巷45號、47號分別被列在“第一批西安市保護傳統民居名錄(院落整體保護)”中。通告決定“近日開始對光明巷45號實施傳統民居搶救性保護修繕工程”,要求“住戶人員以及個人物品全部臨時搬遷騰空”,但最終未能實施。 
  2008年1月18日,測繪項目總結報告中,對光明巷45號做出了記錄:“清代,規格高,上房、廳房、街房、二門磚雕門樓。街房已露天! 
  2019年10月,西安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編制的《西安歷史文化名城保護規劃》(草案)對外公示,光明巷45號又被列入其中。規劃提到: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擅自遷移、損壞歷史建筑。歷史建筑的所有人應按照保護要求負責歷史建筑的修繕,若所有人不具備修繕能力,應由政府主管部門負責保護。然而,公示期才過了半年之久,2020年5月3日,光明巷45號突然發生垮塌…… 

無法使用文物修繕資金 
  眼見著76歲的李振亞“不具備修繕能力”,房子又在等待保護中垮塌。光明巷45號仿佛陷入到死循環中,沒有了開局的鑰匙。 
  既然宅子曾被列入《西安歷史文化名城保護規劃》名錄,且宅子符合規劃中提到的“所有人不具備修繕能力,應由政府主管部門負責保護”的條件,那么相關部門將對老宅的保護修繕采取哪些措施?最快何時能夠啟動?5月12日,記者致電編制《保護規劃》的西安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得到的答案是提交采訪函,等通知。然而,截至記者發稿時,仍未獲得相關答復。 
  那么,除了保護規劃,光明巷45號還曾被政府標注為“日本飛機轟炸西安遺址”,那這宅子到底算不算文保單位?能否從文物保護修復方面介入?帶著疑問,5月13日,記者采訪了西安市蓮湖區文化旅游體育局文物管理科科長陳穎。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文物保護法》規定,不論是確定哪個級別的文物保護單位,都要由所在地區人民政府公布,并報上一級人民政府備案。而光明巷45號,確實不屬于文物保護單位!睂τ陉惙f來說,光明巷45號雖不是文保單位,不歸蓮湖區文化旅游體育局管理,但是對于李振亞和他的這座老宅,陳穎卻熟得很。 
  “我們也經常去看這座宅子。這些年也想了很多辦法想要幫這位老先生。但是對于我們文物管理科來說,每年批下來的兩萬塊錢專項經費,是用來保護修繕蓮湖區轄內重要的文保單位的,?顚S,我們有心無力。我也曾向企業或者個人呼吁,看能否私人出資對這座宅子進行修繕,但是在李振亞老人的觀念里,認為官方層面的修繕他更信任一些。老人也不愿搬離宅子,修繕工作也不能開展!庇捎陂L期從事文物管理工作,在陳穎看來,以古建筑修舊如舊的原則來看,要將李宅修繕得古色古香,保守估計得八九十萬元!斑@樣的資金,對于一般企業或者個人來說,又是一筆不小的開支,這或許也是這么多年來,李宅未獲得民間資助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 
  賈平凹先生曾在《老西安》一書中說:西安這座城,永遠是中國文化魂魄所在地。 
  對于西安這個坐擁周秦漢唐燦爛文化的十三朝古都來說,文化自豪感從來不應該只在地底下或者博物館里!袄衔靼病钡奈兜,應該是散發在市井間,生發于人民群眾心中的文化自信。 
  當前光明巷45號最急迫的是保護修繕何時解決;而對于西安來說,如何保護這些傳統民居需要更多思路和方法。而北京、上海、杭州等地在傳統民居保護方面的做法是否能為此提供借鑒? 

文化藝術報記者 梁飛燕 見習記者 高思佳


編輯:慕瑜

 
 
文化藝術報客戶端下載
 
視頻
 
特別推薦
 
圖片
 
網站簡介| 版權聲明| 我要投稿| 聯系我們| 招聘啟事| 陜西不良信息舉報|
主管主辦:陜西人民出版社 版權所有:文化藝術報 聯系:[email protected]
電話:029-89370002 法律顧問:陜西許小平律師事務所律師 徐曉云 劉昕雨
地址:西安市曲江新區登高路1388號陜西新華出版傳媒大廈A座7層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61120190004 陜ICP備16011134號
Copyright 2012-2019 文化藝術網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直播